顾夭夭

头像与封面来自名朋亲友.更什么新我要学习!

我做梦到我变成了华山师兄然后穿着牧狼曲,被师弟,摁着操。他一边操还一口一个

"师兄,师兄。师兄你声音真好听"

然后师弟好像想摸我耳朵,我侧头躲了过去,他不开心了,把我翻了个身用力的【】着我还打..打屁股(?)我呜咽着求饶。他轻笑出声,凑我耳边轻轻啃咬。下身继续用力然后他【】出来了。可他并没有放过我,将我翻回来与他面对面以后。

"师兄真是好味道,我还没有尝够,再来一次吧,师兄。"
之后我就醒了。
占tag致歉。

【暗云】标题是什么我没有


*是根据和绑定暗香的日常改的。
*文笔是个好东西可我没有。

吾昔(暗香)x顾夭夭(云梦)

        顾夭夭喜欢去暗香找兰花先生,每次做完了课业都会跑去暗香待上个大半天。她会顺路买一些吃食塞给暗香的巡逻弟子,如果巡逻师姐们不收的话就抱着食物可怜的看着她们再失落的道一句知道了。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最后巡逻弟子大部分都会感觉有点罪恶感。次数多了渐渐的暗香师姐们也接受了这些吃食。之后暗香门口的守门弟子每天都能准时的看见一个穿着云梦校服怀里抱着一堆吃食的云梦姑娘踉踉跄跄的跑过来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地上。

        吾昔是个苗根正红的暗香男弟子,不过经常被认成姐姐和女侠就是了。每当这时吾昔都会一边骂骂咧咧的上扯着围巾一边自认为凶残的瞪着那些人。然后被当成小姑娘的次数更多了甚至被当街调戏。

        吾昔: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吾昔第一次见到顾夭夭是因为刚成为暗影的他接了她的悬赏。而他跟踪找到她时刚好看到顾夭夭爬树摘果结果脚滑摔地上的画面,吾昔不由得怀疑她是不是出门没带钱只好吃野果,瞥见顾夭夭腰间鼓鼓的钱袋子时默默地把这个想法扼杀在了脑海里。

不想出来了!!写不动了!!!告辞!

我觉得我姑娘超好看的!捏脸最成功的一个!

啊还有儿砸也是。不过有点僵硬。

预告??我尽力了..。

师兄陈榕x师弟顾慕离。

年上了解一下。

顾慕离第一次见到陈榕是在七岁的时候,当时他那便宜阿姊将他扔在了暗香门前留下了小包袱和一句“十年之后我来找你”便骑着马一溜烟的跑去华山了。顾慕离茫然的坐在地上看着阿姊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捏着衣角鼻子一酸嘴巴一撇,哇的哭了出来。

“呦呵?这哭声还挺大的,你就是新来的小师弟?”
“谁.!”

顾慕离听到声音赶紧胡乱抹了把脸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人一脸的警惕。那人看见顾慕离眼泪鼻涕满脸还一副警惕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蹲下将包袱塞进顾慕离怀里抱起他往门派内走,也不管顾慕离怎么挣扎一边走一边揉着他头发。

“你放开我!不要揉我头!”

“我叫陈榕,是你师兄,别哭了啊本来挺可爱一娃子哭的真丑。”

“你..你管得着吗你!”

“进了这暗香的门你就是我师弟,我怎么就管不着你了你说。还有别动啊信不信我把你扔河里的。”

“..谁..谁怕你啊!”

“....成。”
陈榕突然快速的走到桥边抓着顾慕楠后衣领做势要把他扔下去,吓的顾慕离赶紧一边扒拉住陈榕衣服一边大声哭喊。

“...呜啊啊啊师兄我错了.!呜呜我知道错了不要扔我下去..”

巡逻弟子:陈榕,再欺负小师弟明天双倍课业。
陈榕:别呀师姐我错了。再说了他真的很想让人欺负啊。你看。
巡逻弟子:....好像,是这样。
顾慕离:呜噫..。

那一年,陈榕13岁,他没想过自己以后会对自个一手带大的孩子有邪恶的想法。

码个预告吧...类似于大纲??

年上的双暗。师弟十九,师兄二十三。
师弟十一岁刚入暗香时对出任务回来的师兄一见钟情了。就一直想去接近他,可是修为和武功跟不上,就每天跑去找师兄练功。
后来连续几次看到师兄和别人在一起,师兄看那人的眼神是不同于对自己的淡漠,是温柔的。例如师兄会笑着帮他梳发,喝酒,开着玩笑。这些都是自己感受不到的。师兄会嫌他烦,嫌他笨。就内心很受打击。
某个晚上偷偷摸摸跑师兄的房间看着熟睡的师兄想去摸摸他,可是手伸到一半就缩回来了。走到他床头略有些委屈的轻声说了句“师兄,我心悦你。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了。” “以后,我不会再烦你了。”

说完便出门回了房间,第二日便收拾行囊向关先生请求出门历练。之后哪怕受重伤都只是找个客栈待几天,害怕回了门派就看见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
后来出门时带的药快用完了,又不想回门派,就跑云梦好友那准备蹭药,结果刚到云梦的门口就看到从云梦出来的师兄。吓的赶紧掉头就跑,也不顾师兄在后面的大喊。

....结果没跑多久就晕了过去,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盯着天花板发呆好一会才想起是在云梦一间客房里。门开了,师兄端着药碗很自然的坐在师弟床头拿汤匙准备给他喂药,神色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愤怒,担心,和质问。吓的小师弟包裹紧被子缩到床角。师兄见状挑了挑眉,开口道。
“讨厌我?”
小师弟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不不怎么会..”
“那为何要离开。”
“..因为你讨厌我。我不想让你心烦。”
师兄听到师弟的回答笑了,喝了一口汤药含着,凑近师弟将药尽数灌进他嘴里。抵着师弟额头直视眼睛。
“你觉得现在也是讨厌吗?”

其实师兄在师弟进屋那一刻就醒了,一直在装睡。
师兄听到心悦于你时,是打算像平常一样讽刺回去的,可是内心却是高兴的。在师弟离开后师兄摸着胸口思考人生。
两日后师兄想通准备回应师弟时,被告知师弟已经离开多时。师兄是呆楞在原地的。他开始到处找人,可是每次都是师弟刚走,他才跟到那里。
在云梦看到师弟的伤时,他拼了命才克制下自己想把师弟按地上摩擦的冲动的。

【带卡带】想不出标题

       #带卡带无差吧?大概?
        #ooc。

         “为了之前的带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了你。”

       这世间百般繁华,卡卡西却只愿记得那青葱竹林间,微风拂面,那个带着护目镜的墨发男孩重重的一拳。无论阴晴雨雪,卡卡西最愿做的事就是在那冰冷的墓旁,一站便是一天。

       开始的时候,他会哭,那个会炸毛、会赌气的吊车尾是那么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他说“我一定要当上火影!”他说“我一定会超过你!”可现在他就这么无声的、冰凉的,消失在乱世烽火,徒留相思守孤冢。这一站,卡卡西便站了十八年,那一只眼,带走了他十三年恨,十八年爱。
       他没想到带土竟没死,可却失去了初衷,在黑暗仇恨中深陷着。

那么带土,我唯一能做的,能拯救你的,除了杀死你,别无他法。你与我而言,惘然生死劫。

                            “那么,我也一样。”
        花开两生面,人生佛魔间。这个乱世是错误的,它害卡卡西失去父亲,害自己失去生命,带土是这么想的。他依稀记得,墨绿竹林间,危机四伏的老树上,卡卡西义无反顾失去左眼的背影。石壁崩塌倾斜的瞬间,带土知道自己死定了,那只写轮眼,是他唯一能给卡卡西的诀别。
        带土变了,一笑为佛,一怒为魔,错误的乱世该终结对吗?十八年爱恨付之一炬吧。

对不起,卡卡西,不断失去的世界痛苦吧,那黄泉下相见好吗?我也错了吧...对不起。和你一样,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一件事了。你是我的惘然劫

        雷鸣声,云落色,最后的相拥,谁的胸膛朱砂血色滴不尽,眼睁睁看着爱变成仇,你是我最缠绵的伤口。

                歌不尽乱世烽火,寂灭了谁的十八年

————题外话
哦我这个垃圾排版。令人害怕。

共情


            指尖的冰凉让晓星尘回神,他的灵魂本该破碎飞散,但锁灵囊救了他一命,当他醒来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烟柳画桥,看到了宋子琛紧张又惊喜的笑意。
   每一个灵魂都能等到这个又朝一日吗?答案是否定的,晓星尘无疑是幸运极了,又或许是什么人修补了他破碎的灵魂,但普天之下,似乎没有谁有这个本事。
   “好久不见。”晓星尘对宋子琛温柔一笑,那笑意仿佛一瞬间云雾消散,风清月朗。灵魂重修,连他的眼睛也恢复了。宋子琛也扬起一抹笑意,在他手心写道‘好久不见’。不知想到了什么,晓星尘茫然的望向四周,又开口“...薛洋他...?”‘死了’宋子琛有些烦躁,皱着眉只写了两个字。
   晓星尘没有追问薛洋是如何死的,看得出来宋子琛并不想提起。而对于薛洋的死,他并不觉得意外,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如果没有死去,他或许也一定会替天行道的吧。
   宋子琛和晓星尘寻了一家客栈休息,重新恢复了视觉的晓星尘不想闭眼,坐在床边,望着窗边出神,薛洋算是害死他的人,明明应该希望他死,但是为何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有视觉时,只见过薛洋年少轻狂,一脸放肆的笑‘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啊,我们走着瞧’。晓星尘很想知道义城那几年里,薛洋孩子般的笑声中,他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呢?
   江南细雨如雾,一点一滴被风吹到窗内,落在晓星尘的指尖,那冰冷的触感使他迅速回神,关上了窗子,他把目光放回自己的霜华剑上,抚上剑身的瞬间,他听到阿箐的尖叫‘那是晓星尘道长的东西!你也有资格碰?脏了他的东西!’
   义城的一切突然都犹如幻象进入他的脑海,他看到薛洋露出两颗尖尖虎牙的笑意;收到糖果时的欣喜;被捅了一刀时,苹果落地瞬间的惊愕;被说恶心时的不屑;晓星尘自杀时他红红的眼眶;发现晓星尘灵魂破碎时的暴怒狠戾;寻找一只锁灵囊时的跌跌撞撞、慌乱无措。
   数年之后的薛洋为了修补他灵魂的努力,直到霜华剑和锁灵囊被夺走,薛洋歇斯底里的大吼“还给我!”
   于是有了阿箐那无声的讽刺‘那是道长的东西!你也有资格碰?脏了他的东西!’
   “还给我!”
   薛洋吼的每一句话都在暴露自己的位置,他被刺中了无数剑,义城的青石板路沾满了他的血,他却一声不吭,只不断的重复着“还给我!”
   “还给我...”
   声音越来越虚弱,最终他一臂被斩下,他跪倒在地,那双绝望的眼眸中似乎有点点星光在逐渐消失。
   那只被斩下的手臂上的手缺了一根手指,握得很紧,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掰开,那手中只握了一颗发黑、有些破碎的糖。那是晓星尘送给他的最后一颗。
   薛洋无声的动了动唇“晓星尘...”你是我黑暗人生中的唯一一道光,即使你从未想过真正照耀我。
   晓星尘慌乱的退后一步,手离开了剑身,所有的画面消失,脸上的泪无声而下,薛洋无情可以活,薛洋有情必须死。
   晓星尘想到了薛洋年少时硬生生被马车寸寸撵断的手指,我体会到你的恨了...我体会到你的痛了...你也有心,可我未曾信过。
   上善若水晓星尘,十恶不赦薛成美。

——
很,很ooc了。

其实是前几天在武当金顶救人(顺便勾搭大师)然后装死之后就发生了这一幕。
...啊,我觉得没毛病。
顺便有没有明月天籁的大师和暗香给我勾搭啊...qwq

我...所以。这是,发生了什么。有人私信跟我说说的吗...。迷茫又慌张。
估计没人理我....👋👋

【杂谈】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

林朵:

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


 


当然,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客观的说,若只看单个同人圈,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


 


举个例子,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虽然从我主观感受而言,后者的写作功底大约要甩前者百八十条长安街,奈何有句老话说的好,形势永远比人强啊。


 


这种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概括,即个人写作功底就像山的绝对海拔,靠的是写作者的自身积淀,成就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坏;而圈子的冷热就像海平面的起伏,决定了山的相对海拔,呈现的是观者的多寡与反响。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


 


这是一种专属于同人圈的有趣现象,也是使其区别于原创圈的一大特征——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原创圈不存在冷圈热圈之分,所有作品同属一个圈,互为竞争对手——这种特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写作者身处其中,就不免要受其影响,甚至产生误会。


 


而这其中最大的误会莫过于,在圈子的冷热不均中,错误地评价自身写作水平,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后续误判。


 


于是我们就能经常能在同人圈里看见这样两种现象,一种是有人在热圈中自我膨胀的厉害,以为自己的写作水平已达“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忽视了这热度其实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原作和圈子,对原作与同好都缺乏应有的尊重和友善;另一种呢,则是有人在冷圈中自我怀疑,对自己的期许与磨砺都在无人反馈的局面下难以为继,甚至心灰意冷,不再提笔,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赋和基础,真是让人惋惜的很。


 


以上两种情况虽然表象不同,但内里却是相通的:都是写作者被圈子这面凹凸镜所折射出来的假象所迷惑,忘了一点,任海平面潮起潮落,山的绝对高度可是始终如一的。


 


当然,这么说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山的绝对高度也可能提升或崩塌,但这与圈子冷热无关,看的是写作者本身是坚持还是懈怠,自身功底是进步还是退后。


 


而这才是能真正留给写作者的东西。


 


至于圈子冷热能带来的,不过是一时的孤单或虚荣。


 


无论圈热时被称为什么大手大触,倘若没有自身过硬的实力为基础,等圈子一散,往往会被立即打回原形,昔日荣光难再续。


 


这种现象是由同人圈是以特定粉丝群体为基础的客观事实决定的,长远看来既不会灭失,也不会轻易改变。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一位同人写手,在享受或忍耐写作的过程中,不妨也停下片刻,问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再热的同人圈也总有冷却的一天,若有谁想热闹之后还能为自己积攒点什么,那就务必不要执念于一时的冷热,毕竟大部分同人圈子从热到冷的时长总是很有限,往往达不到让人潜心磨砺的程度,总是跟着热度跑就难免落入急躁的陷阱,只求当下,不谋长远。沉下心来,老老实实打磨自己,才是跨越单个圈子局限的唯一出路。


 


要知道,热圈的超级大手必然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过孤独的坚守,要想成为超脱于圈子的存在,达到“不是别人喜欢看什么我就写什么,而是我写什么别人就喜欢看什么”的神之境界,必须付出非凡的努力,不是光靠投机取巧浑几个热圈、写几个热梗就能长盛不衰的。


 


若参与同人写作只是想追求一时的愉快热闹,那就一定要时时抓紧新兴的热圈,经典的热梗,切莫落单。只要圈子捧场的人足够,即使写作水准止步不前,同样的故事模式套入不同的圈子,也总会有新的观众,新的赞美。


 


虽说这种做法可能有些取巧,但这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无可厚非。以开心为目的同人写作向来最是愉快,可在这份愉快之中,也应当对自身底子保持清醒的认知,不要过早对追捧与赞美沾沾自喜。


 


毕竟,同人圈也与这世间的许多平台一样,脱离了它巍峨如山的根基,毫无积累的个人,就如那打水漂的石子,短暂地弹升几次,便会被涌起的浪潮淹没,什么也留不下了。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